顥月

大荒神域錄
三百年前
『師兄,你看這海棠多美啊』女子捧起了海棠聞了聞,想感受那海棠的一番滋味
在師兄的眼中,她,便是那海棠,鮮紅而不失大氣,內斂而不封閉
在她揮舞劍的當下,正有如海棠之姿,瀟灑不粗暴
『師妹,是時候該回去用晚膳了』師兄牽起師妹的手,回去那在不遠處的小寺廟
『師兄,你覺得海棠花像我嗎?』師妹望著師兄的眼眸看了看
『你這麼粗暴的劍法,三百年後再說這件事吧』師兄笑了笑師妹,便自己一人跑回小寺廟了
『師兄好過份,怎麼可以這樣,誒,師兄,等等師妹』兩人跑回小寺廟後免不了有是一場打鬥
如今,我卻再也看不到此場景了
走過那熟悉小寺廟,如今卻成為了荒野之地
走過那熟悉的道路,如今變成了白骨滿地
他停在了那依然鮮紅的海棠田,往回一看,這海棠田成了現實中的諷刺
樹下多了一座墓碑,他,哭了
『三百年後,妳說過要再練好的,師兄一直在等著妳呢,不是說好要成為海棠的嗎?』師兄流下了眼淚回憶起當時他和她的點點滴滴
如果我當時,當時在好好把握當時的歲月
我定不會,讓你替我擋下那一劍
『師兄,師妹一直… 一直愛慕著您,您對我的一點一滴,師妹一直都記得,直到現在,師妹很開心,終於對您做出了一件對的事,我好後悔…後悔我沒有及早跟您表白我的心意,因為我和您的差距真的太大了,我配不上您,但…儘管如此我還是…還是愛著您』說完,師妹倒在了師兄懷裡,那刻,海棠凋零了
『什麼配不上,說那什麼鬼話,你從來在我心裡,都是那始終如一,最美麗的那朵海棠花,師妹,你回來,師妹』師兄以泣不成聲,抱著師妹的屍體,不斷哭訴
『你們這群魔道,一個,都不許給我走』師兄的劍發出了紅光,一瞬間,掃蕩了所有魔物
師兄取下了師妹的海棠項鍊
『師妹,海棠花開了,師兄這就帶你回去』
『過了三百年,我已修成了先,也有長生不老之軀,而你,再也回不了我身邊了,傳說那大荒神域,有一個可以尋回靈魂的方法,師兄就算犧牲了自己,也必會把你喚回的』
『師妹,我愛你』語畢,師兄便往那西邊的方向前進了
『就算你是個法力高深之人,你也不可能逆天而行的』
『我就是要喚回那個人,只要能將他換回,我法力盡失,我也情願了,這條命,給了他,我也甘願』
『以海棠為介,靈草為引,以吾之法力為驅動之力,啟動喚靈儀式』
『等等,別啊』
一切以成定局,成功喚回了師妹,可再也喚不回那正義的師兄了
『害我元氣傷者,殺無赦』
當初讓魔道畏懼十分的仙人,如今成了魔界的一大將領
『師兄,你一定還記得我的,師兄』師妹遍體鱗傷的倒在師兄面前,以往的師兄,如今成了六親不認的殺人狂魔
『你到底是誰,為何我每每見到你,我總是頭痛欲絕』師兄扶著頭,在和以往的回憶對抗著
『師兄』師妹吻上了師兄,這一吻,等了三百年了
『師妹,師兄真的好想你』師兄抱著師妹,活生生的溫度,對,沒錯,他的師妹回來了
『師兄,讓我來幫你,六星轉移』師妹把師兄身上的邪氣全部都移開了
『師兄,我們回去吧』
現今
『爸爸,這個故事是真的存在的嗎』一個白滾滾的孩子在男子的懷裡蹭啊蹭
『是真的喔,這個故事是真的存在的』女子走過來摸摸孩子的頭
『好孩子該去睡囉,睨兒晚安』女子給孩子給了一個吻,而孩子也跳下男子的腿,給了男子和女子一個吻之後,自己跑去房間睡了@
『算一算,也過了好久了』男子把女子攬到自己懷裡
『你啊,講什麼故事不要,講以前的事給孩子聽做什麼』女子想離開男子的懷裡,但男子不放
『師妹別生氣嘛,是師兄的錯』師兄把師妹轉了過來,摸了摸師妹的頭
『好拉,我不生氣了,你不要離開我,我都可以』師妹往師兄的懷裡蹭了蹭
『師兄不會離開你的』師兄吻了師妹的頭

今年的海棠依舊,景物也依舊,只是,今年我的身旁,不再只有孤單的空氣,而是美麗的佳人
~~~~~~~~~~~~~~~~~~~~~
我來找野生瓜娃們拉( ´▽` )ノ
想要認識很多瓜娃們當朋友
這只是一個大綱 所以打的有點亂亂的
我還在思考要不要打完整版呢
想要的幫我按小心心( ´▽` )ノ